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餐厅终结者的夏天:9000元收购20万设备,能被拆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7-24
这个行当的官方名称叫“餐饮设备回收商”,俗称“餐厅终结者”:他们出现在哪里,就意味着那家店将从实体上永远消失。
 
空气里还有雨的味道。冯家飞和刘宏兵站在火锅店门口等了10分钟,老板李书臣到了。他掏出钥匙打开店门,霉味扑鼻而来。火锅店关了整整100天,两只指甲盖大的蜘蛛在餐椅和房顶间织出两张网,面积和店里的鸳鸯锅差不多大。
 
冯家飞和刘宏兵直奔后厨而去。李书臣表情镇定,站在餐厅十米开外的地方,盯着工人把东西一件一件地搬出来,仿佛没有什么留恋地用一句话总结了火锅店的一生:2019年5月开张,营业了十个月,前期共投资110多万元。如今,火锅店“整店打包”给餐厅终结者,李老板只能拿回9000元。
天眼查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国内餐饮类企业注销2.8万家,平均5分钟不到就倒闭一家。
 
9000元收购20万元设备
 
冯家飞和刘宏兵都是安徽人。
 
冯家飞1990年生,亳州人,安徽大学光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毕业。因为父辈在上海从事餐饮回收行业十几年,大学毕业后就也入了这行。冯家飞指指刘宏兵,“我老婆的妹妹是刘宏兵的女朋友。”刘宏兵,1995年生,滁州人,毕业于黄山学院的酒店管理专业。“没管理酒店却拆了酒店”,刘宏兵一说起这个就笑。
 
今年5月,李书臣在抖音上刷到了刘宏兵拍的拆店视频。“他们关注的点,跟其他餐饮设备回收商不一样。餐饮店倒闭了,他们会觉得惋惜。他们对餐饮行业有一种人文关怀,其他回收商没有感情的。”
 
今年34岁的李书臣是山东人,已经做了十几年的餐饮生意。之前在重庆读营销策划专业,毕业后投身餐饮,2017年来到上海,2018年自创火锅品牌,主打社区火锅。“常思老院友邻情,一锅烹,也无争。”冯家飞和刘宏兵在后厨拆店,李书臣站在店外,仍能一字一顿地说出当初开店时的Slogan。
 
“三月份关店的时候,还想过会重新开业。”李书臣双手背在身后,眼睛仍盯着门口搬出来的大小设备,“这家店从去年开张时生意就一直不好,年前想过转让,但因为是创始店,就想着搏一把,没想到疫情来了。疫情之后还想再搏一把,但确实不行了,一个月要做到10万元营业额才能持平,现在连1万元都做不到。做生意有亏有赚,很正常。而且也找不到下家接手,租个仓库放这些设备更是不现实,一来租金贵,二来设备放久了容易坏,更贬值。”“卖给谁都是卖,不如卖给他们。”李书臣说。
 
店拆到一半,隔壁湘菜馆老板来了。
 
“他筹备开店时到我店里吃过饭,我劝他别在这里开,这个地方真的做不起来,我们也开了很多店,这里是最惨的。”湘菜馆老板掰着手指,对附近餐饮业的变迁一清二楚。“我在这里做了5年生意。最开始这条街上有十一家餐饮店,现在就剩两三家。我的店现在只剩一口气在,稍不注意就轮到自己了。”
 
湘菜馆老板一口气说完,转身向站在一边的冯家飞要了联系方式。
 
李书臣不介意湘菜馆老板的“马后炮”:“一意孤行嘛,做的时候肯定是信心百倍的。”李书臣的脚边,堆起越来越多的拆卸设备。面对残局,他算淡定的:“疫情只是导火索,最关键的还是选址有问题。除了这家创始店,另外两家火锅连锁店都在正常营业,收支基本持平。现在关掉这个店,属于战略性放弃。”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:关于Baby生理期录跑男,看清她坐地上铺的这个东

  • 下一篇:女大学生青海旅游失联18天 曾单人赴可可西里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