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法院都找不到,20亿欠款追债无门,退押金要等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7-28
“拨打ofo官网客服电话,反复打,接通人工客服后直接选择‘投诉’。”李枫回忆着网友分享的ofo退还押金的技巧,关键是“退押金要强硬且有耐心”。但ofo的客服电话始终无法接通,其APP上的机器人客服只是重复回复“请您耐心等待”。
 
她能做的也只有等。有网友提供成功经验:到北京ofo总部排队拿回了押金,但李枫不住在北京,专程为了99元押金,来回折腾并不划算,还有人做起“代总部排队退押金”的“黄牛”生意,她匆匆关掉页面,想来也不靠谱。
 
ofo总部在哪?即便李枫现在交了钱,“黄牛”也难以找到。ofo公开过的办公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,后来又搬到了邻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。
7月,记者先后两次实地探访ofo上述两处曾经的办公地点,这里早已没有ofo存在过的痕迹,记者又打听到ofo两处新办公地址,一处早已人去楼空,另一处更是无人知晓ofo的存在。
 
还在寻找ofo的人们,大多数是为了讨回钱。除了用户,追缴货款的供应商也排着长队,自行车、货运、零部件和广告商们纷纷提起诉讼,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ofo的运营主体——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执行标的总金额约为5.36亿元。
 
供应商们也很难找到当时的合作伙伴。一份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20年5月9日发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,其在2020年初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峡大通”)予以线下查控及查找,未找到被执行人,也未能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。
 
“法院都找不到人,我们能有什么办法?”张军想拿回被ofo拖欠的货款,这笔生意超过300万元,是公司年收入的一成,他往北京跑了几趟,等了又等,只换回一张执行裁定书,“说东峡大通名下没财产可执行了。”他泄了气。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:员工晒安以轩夫妇全家福,疑似曝光陈荣炼俩女

  • 下一篇:47岁杨坤单身生活太风流,深夜搂抱两美女后又被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