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谷雨丨被大学网课撕开的残酷真相:沉默的农村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7-09
刚刚过去的半年,为了应对疫情,全国各地的高校都开始网络授课。对她来说,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。以往课堂上被遮蔽的某些事实,开始被网络撕开、放大,推到每个人面前。在张秋子的网课记录中,我们发现了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 
这是一位大学老师的网课记录。 张秋子是云南昆明人。完成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学业后,她回到家乡,成为文学院的青年教师。从就读的一线城市高校来到这所地方师范院校后,她一头撞上结结实实的生活。这所高校的生源基本来自云南省内,超过半数的学生出身村寨乡镇。如何在并不理想的基础教育之上,展开她的文学教育?如何面对学生花大力气理解但丁或莎士比亚,最终却是去当小学语文老师? 刚刚过去的半年,为了应对疫情,全国各地的高校都开始网络授课。对她来说,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。以往课堂上被遮蔽的某些事实,开始被网络撕开、放大,推到每个人面前。在张秋子的网课记录中,我们发现了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 
一个周三的下午,我开始带领同学们读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的《远山淡影》。
 
上周的这个时候,我们刚读完了黑人女作家托尼·莫里森的《最蓝的眼睛》。莫里森的小说浓郁激荡,大概很能引起学生们的兴趣,况且因为1月底爆发的疫情,海外中国人受到排挤的新闻时常见诸媒体,恰好与《最蓝的眼睛》中的歧视主题相吻合。所以,我在讲的时候,能够不时将现实与文本粘合在一起。相比之下,《远山淡影》乍一读,显得寡淡很多。
 
为了调动大家的参与,在本课的微信聊天群里,我敲下了几个问题:“你觉得这本小说的主题包含哪些?”“小说中,石黑一雄为什么要伪造一个他者之口来讲述主角的故事?”
 
每次问完一个问题,我都需要等很久,有时候因为等的时间太久了,我甚至开小差地刷起了豆瓣或者知乎。这次也一样,一分钟后,一个个回答才像泡泡一样,咕嘟咕嘟地浮现在群聊里。
 
“战后创伤。”
 
“文化入侵后的迷茫。”
 
“社会变革的立场冲突。”
 
“母女关系。”
 
“因为要逃避过去,不愿意面对自己。”
 
“因为要审视犯了错误的自己。”
 
……
 
如果此时坐在教室里,理想状态应该是二十多个选了课的同学围坐在一起,对小说的每一个细节进行推敲与探讨。但此时,我坐在自己的书房里,面对的是电脑发光的屏幕。我不知道每一个在微信群里发言的同学用的是哪个译本,当她或他对小说情节进行梳理时,眼神或表情会流露出什么情绪,而这些微小的表情,又会不会出卖他们对文本最真实的看法。
 
然而,这还并非问题的全部。这天下午,当我想要一位同学回答问题时,他像是早有预知一般,提前给我发了一条私聊:“对不起老师,我家被偷了,请不要点我回答问题,因为我在派出所做笔录。”
 
这个男孩我印象很深,瘦瘦的,眼镜片颇厚。大一时学教育学,上了我的大学语文的公共课后,被“诱拐”到了文学院。他爱写诗,每有大作完成就发给我看,我也从不跟他打哈哈,写得好就是好,写得不好的地方就直接说。他跟我说家在曲靖的山里,寒暑假都没法在网上买书,因为送不到。后来再跟他聊,得知丢失了一万多的现金。在农村,这可能意味着全家半年的收入。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:美军机被曝又对中国实施抵近侦察 这次距广东海

  • 下一篇:被传扇刘谦耳光、宏迪恋多年,王力宏首发声明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