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郭麒麟的牛天赐真不错,不过还是忍不住要挑挑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06
方旭导演的新作《牛天赐》赶着年根儿开演了,和导演以往的作品类似,这次老舍作品的舞台化依旧熟练精到,诚意满满。导演的舞台语言可靠准确,一些小说情节的戏剧化转换也不失技术和灵感的闪光。比如天赐“洗三”的蓝绸子,转场盘旋的鸽子,抓周的写意处理,都宣示导演的用心和老到。
 
郭麒麟 饰演 牛天赐
 
在“进口”和“先锋”横行的今天,如此真诚开掘本土的文学传统、历史记忆和文化体验,十分可嘉。作为接收到这份真诚的观众,无比期待主创能够在结构、创新点和台词上继续打磨抛光,让这个“满是包浆”的故事,在下一轮演出里更加细腻圆润。
 
首先是整部戏目前的结构和节奏略显不稳。这一方面与原著设下的舞台化难题有关,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本轮演出对主题的提炼尚显乏力。就2019年12月26日场的呈现看,不管是我个人的观剧体验,还是中场和散场时身边观众的反应,一个突出的问题是上半场节奏稍显拖沓,下半场情节密度太高。前半场花大力气表现了天赐幼年被操控的成长,后半场引入了很多因素来诠释天赐的命运——父与子、诗与钱、新式教育的弊端、战争下个体的无力等等。主题丰富并不是问题,问题是多层主题未经充分消化的堆砌。
 
 
这个现象的出现首先和老舍先生原著的特点有关。小说《牛天赐传》以“传”为题,原著本身平铺直叙,夹叙夹议,更靠近中式史传的笔法。加上原本是连载小说,原著本身的情节统筹和整体节奏难免疏于控制。此外,老舍先生的审美意趣也拒绝纯粹西方式地传达所谓“问题意识”或是表现“典型事件”,而偏向本土通俗文艺对典型人物的全景观察和细节描摹,多少有“人保活”的倾向。不止《牛天赐》的主创们,从《秦氏三兄弟》到《茶馆》,从《鼓书艺人》到《方珍珠》,老舍先生本人在舞台化改编时也面临同样的挑战。
 
具体到《牛天赐传》的舞台改编,中式叙事和西式话剧之间的对立更加尖锐,二者之间的平衡取舍也更加困难,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话剧《牛天赐》以前,《牛天赐传》仅有上世纪80年代任宝贤先生播音的广播剧这一版二度演绎。
 
老舍先生在小说结尾点出了“这是个小资产阶级的小英雄怎样养成的传记”,“什么造就了牛天赐”这个问题,在行文中迂回地表达。
 
 
摄影|塔苏
 
本轮演出中剧组在宣传期透露的创作思路是“北平少年蹒跚史”和“共通的成长经历”。天赐如何“蹒跚”,天赐的成长又如何与当下观众“共通”,阐释和表达这两个问题的根本,还是要回答“什么造就了牛天赐”。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欠缺,导致一个个场景和片段虽然能够触发观众某种情绪感受,但缺少一条贯穿始终的线。也许下半场增加情节密度是为了逐渐加快节奏以引爆堆积的情绪,但少了一根明确的主题线,情绪的积累是零散错位的。这也造成了在结尾一些情绪的渲染处,比如撒纸钱的场景,让人有些“进不去”,少了一点震撼和感怀。
 
其实主创已经敏锐意识到了与当下青年“共通的经历”是回答“什么造就了牛天赐”很好的切入点,它也能够赋予故事跨时代“做功”的动力。宣传期借用诸如“民国文艺青年”一类的流行概念吸引观众无可厚非,在具体舞台呈现中可以深入表现“文艺青年”的心态,“文艺青年”的养成和困境,而不是单纯怀旧般地向观众展示“民国也有文艺青年”这个事实。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:20多所学校同找拾金不昧的小学生

  • 下一篇:南海舰队政委慰问王伟烈士家属 19年,我们从未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