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纽约华人金领9·11死里逃生后从医,如今从死神手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26
我在纽约的一家医院工作,这里也是接待新冠肺炎病人的重点医院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我们医院暂停了其他非必要的手术。其实从三月底开始,为了避免集中挤兑医疗资源,非肺炎重症患者不能住院,非必要医疗像是眼科、牙科都得延后,有症状者可先打311与医生电话问诊开药。那时,纽约州确诊案例已超过7000人。为此,纽约还把会展中心改成了医院,中央公园也建起了野战医院。
 
我也成为了呼吸科前线工作人员,帮助呼吸困难的重症患者插管、上呼吸机。我会穿上全套PPE(抗疫装备,包括N95口罩、手套、隔离服、眼罩),有时更会穿上PAPR,看起来像宇航员一样。我们是与病人接触最紧密的人,从踏入病房,让他们张开嘴,插管,整个过程风险都很大。我们必须保证能保护好自己,这样才能保护更多的人,拯救更多的人。
 
四月份是纽约疫情的高峰期,我每天都要背着一个急救呼叫机,一响,我就知道我要上前线,为病人插管。那时一天要经手十几个病人,忙到不可开交。到五月底时,疫情发展到达一个比较平缓的局面,一天一般面对2-3个病人。
 
四月的情况不太好,曾经活生生的纽约客,被看不见的敌人击败。那些天听到死亡的新闻,我都会悲恸不已,自己身为医者,没法拯救这些生命,会有深深的无力感。
 
不过,每次若有病人成功救回来,医院就会奏起特别的音乐,听到这些音乐,我们会为彼此感到骄傲,又把一个兄DEI从死神那边带了回来。经过生命的大起大落,我也深刻体验到,我们只能往前走,走到下一个新的正常。也许,这些记忆与创伤就是下一个正常。
从死神身边走过的我
 
更珍惜每条生命
 
2001年9月11日,是我23岁的生日。那时,我刚从耶鲁大学毕业,在摩根大通上班,我们办公室在74楼。后来那场浩劫发生了,我从74楼一路跑下去,拣回了一条命。可能也就是那刻吧,我更懂得了生命的意义,决定成为一个医生,专门和死神谈判。
 
没想到我的人生遭遇了911后,还会遇到这个新冠肺炎疫情。纽约,这个美国最繁华、人口最稠密的大都会,面对恐袭的经验丰富,这次却成了新冠肺炎病毒攻击下的重灾区。
 
疫情暴发初始,来自哥伦比亚大学、伦敦帝国大学、麦肯锡顾问公司等各个电脑模拟专家们的估计,都显示纽约疫情会很严重,需要30000个呼吸器给重症患者使用。当时州长已下了居家令,但专家们明显对这些政策以及纽约客的合作程度不乐观。所以州长一直通过各种办法增加医疗资源,这段时间,我们真的是在打仗。
 
一直到复活节前几天,纽约的重症住院人数曲线开始平缓了,专家指出似乎已经过了高点,维持现状的话曲线应该会慢慢下降。这表示,纽约的政策有效,效果比想象中好很多。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:《局中人》首播,注重细节表现,张一山和潘粤

  • 下一篇:实力演技派男演员,曾经年收入不足2万,如今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