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数百万外卖骑手社保裸奔背后:谁占便宜谁吃亏
作者:网络    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10-12
北京、广州、佛山多地的众包骑手向作者表示,他们看到的协议主体各不相同。比如,北京众包骑手协议的主体是上海蓝圣人力资源管理公司,广州的是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,佛山则是慈溪裕米诺德企业服务有限公司。作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,这些公司与外卖平台不存在投资、股权方面的控制关系。
 
与很多骑手一样,陈鹏(化名)不知道自己在为谁打工。
 
半年前,由于受不了工厂的管制和束缚,他从那里逃离,在广州越秀区做了一名外卖骑手。他起初有一个感受:自己从事的是一份自由且收入不低的工作。
 
数月后,浓厚的“不安全感”萦绕在他心头。当汽车鸣着汽笛从身边呼啸而过时,当飞快骑着电动车突然压到一块石头时,当大雨瓢泼无法将订单准时送达时,他觉得这又是一项高危且无保障的工作。
 
互联网的发展,催生了一大批零工平台,成千上万的人在平台上揽活、打工。除骑手外,这些零工还包括网约车司机、主播、代驾、快递员等。
 
从传统的“单位-个人”,到后来的“平台-个人”,这使得饿了么、滴滴、优步、美团、抖音、快手、Airbnb等能吸引数百万人为其工作,而平台则通过成本与风险的转移设计,维持着一个较低的人力成本。
 
但零工们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:雇主是谁?
 
签约雇主并非平台
 
9月8日,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开始刷屏,不少人被骑手的遭遇触动。
 
外卖骑手分为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(即兼职骑手)。成为众包骑手比较简单,在APP上注册申请即可。饿了么的APP是“蜂鸟众包”,美团外卖的APP是“美团众包”。
 
根据《蜂鸟众包用户协议》,与饿了么兼职骑手签署协议的是“蜂鸟众包平台经营者”,即饿了么母公司“拉扎斯网络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”。协议会“特别提示”:“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,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/雇佣关系。”
 
美团的众包骑手需要同意一份《网约配送员协议》,协议主体不是美团,而是第三方公司。
 
北京、广州、佛山多地的众包骑手向作者表示,他们看到的协议主体各不相同。比如,北京众包骑手协议的主体是上海蓝圣人力资源管理公司,广州的是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,佛山则是慈溪裕米诺德企业服务有限公司。
文章录入:网络    责任编辑:网络 
  • 上一篇:奥运冠军刘璇孕期倒立照引热议

  • 下一篇:王健林旗下AMC院线拟申请破产,“现金可能很快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