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程序员生存观察:为什么非要谈理想,我就想挣
作者:网络    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10-24
1024是2的十次方,也是二进制计数的基本计量单位之一。资料显示,中国程序员节的诞生是由于从业人员经常周末加班与工作日熬夜,因此部分互联网机构倡议每年10月24日为程序员节,并在这一天建议程序员拒绝加班。
 
倘若仔细审视1024节的定义,就会发现其本身像“二十二条军规”一样充满黑色幽默:建议程序员拒绝996的,正是开创了这些规则的机构本身。倘若一个机构要求加班,在被建议“拒绝加班”的条款下,1024到底是一种服从,还是一种违抗?毕竟“拒绝加班“,要在“要求加班”的情况下才成立。
 
这就像那个广为人知的两性关系的笑话:1、女朋友永远不会错;2、如果女朋友错了,参考第一条。类似的:1、程序员应该按照公司要求加班;2、如果公司要员工拒绝加班,参考第一条。
 
今年的10月24日,原本就是周六,但在996、大小周等已经成为常态的就业环境下,大多数程序员没有“拒绝加班“的狂欢,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,过着最普通的一天。
 
在时代财经采访的三个样本中,有存款百万,辞去大厂技术leader职位的映华,有6年辗转5家公司,更愿意称自己为工程师的阿文,还有工作一段时间后返校深造,刚刚在科大讯飞开发者节获得细分赛道冠军的毛伟。
 
在他们的故事中,他们热爱这门手艺,也受困于这项工作,他们辗转于各大企业,或者暂时逃避,但编程这项事业,是且永远是他们一生的事业。
 
为什么非要谈理想,我就想挣点钱
 
北京程序员映华 工作时间8年 曾任一线互联网公司技术团队负责人 目前待业
 
有段时间我想不通,为什么一个公司,每个人似乎都很想把事情做好,都是有理想的,但是最终加在一起就变成了很多个在“混”的团队?后来我去看了组织行为学,其实这些内耗对于大老板来说,都是不在意的,只要能达成某个目标就行,但是作为其中的个体就很难受。
 
我是疫情之后离职的,到现在差不多半年时间,一直在家闲着。
 
为什么离职?因为不爽。我之前在公司带十几个人的技术团队,后来团队空降了一个职级很高的人过来,对方想用自己的人替换我。如果是能力确实匹配,我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我去背调了要替代我的那个人,完全不能胜任。
 
我待得难受,就申请去了另一个业务线。但最后还是走了。其实“苟着”也不是不行,但就是不想待了。
 
这份工作唯一让我比较留恋的就是团队,我跟下属关系都很好,经常带他们吃饭。离职前我请了年假,他们知道我的情况,还跑来我在公司附近的公寓找我,问我要不要“行动”。后来想想觉得,单纯为了出口气,收益太小了,尤其是对他们来说。就算了。其实他们还是愿意继续跟着我的。
文章录入:网络    责任编辑:网络 
  • 上一篇:北京顺义燃气爆炸致4死10伤事故处理结果公布:

  • 下一篇:谁弄丢了1300万学区房的入学名额?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