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电视台
 | 网站首页  | 新闻动态  | 汉中广电  | 视频空间  | 电视电影  | 旅游风光  | 主持人风采  | 联创专栏  | 两汉三国.真美汉中  | 广播  | 
影院停摆100天,经理和员工一起当“保洁”,做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5-15
“据说已经有几千家影视公司关停了”,影院倒闭的消息也不时地传到李言鲁的耳朵里,“如果不做这个行业了,能干什么、会干什么?”
 
被迫休假了这么久,年过而立的李言鲁,也常常陷入迷茫和焦虑之中,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和行业。
 
停摆
 
李言鲁看的最后的一场电影,是1月21日那天的《夺冠》点映。可容纳500人影厅里座无虚席,没有人戴口罩。
 
李言鲁看完点映兴奋地发了个朋友圈:“红歌不辍,薪火相传,女排精神,永不褪色。好看,推荐!”有人留言,让他预估影片能卖到多少亿,李言鲁心里全是春节档大丰收的景象。
 
为了应对春节档的火爆,李言鲁招聘了10来个大学生钟点工;仓库里堆满了饮料、爆米花和炸鸡块等零食;电影海报等宣传物料,早早地就布满了影院的各个醒目位置。
 
影院的戛然停摆,让这一切准备变成徒劳。
 
影院的大厅里,至今保留着春节档的电影海报
 
1月23日,在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里,原定今年春节档上映的七部电影全部撤档。李言鲁回顾当天,“上一刻还有片方在追着排片场次,下一刻就发出了影片撤档声明”。
 
为春节档所有的努力顷刻间付诸东流,李言鲁和同事们来不及感慨,撤档后有一大推的预售票等着他们去处理:他们已预售出近十万元的大年初一影票。
 
“手忙脚乱的一天,头疼、肉疼、心疼!”
 
此时已经上线的影片还没有撤档,李言鲁重新调整了大年初一的排片场次、票价以及员工的排班。望着仓库里的备货和钟点工名单,李言鲁心中不免隐隐担忧。
 
果不其然,第二天大年三十(1月24日),万达、金逸、大地、横店等各大院线先后宣布停业。他所在的新世纪影城坚持到了晚上7时,最后一场电影结束之后,影院的两扇卷帘门被缓缓拉上,电影行业也一起被拉至凛冬。
 
2017至2019年的春节档票房收入分别是34.20亿元、57.70亿元、58.59亿元。
 
2020年春节档,票房0元。
 
李言鲁自己影院里17名老员工没有离职,但是他们没有绩效,每月领着微薄的基本工资,轮流值班打扫影院卫生。
 
失业?
 
妻子在一家教育机构上班,已经复工,照顾5岁儿子的重担就落在了李言鲁身上。
 
早上,儿子不愿意刷牙,藏到了衣柜里,李言鲁和妻子“游说”了半天,才把儿子喊了出来。吃喝拉撒、洗洗涮涮,教孩子看书、陪孩子玩游戏,之前影院工作忙,儿子几乎都是妻子一个人带,这次他总算体会到带孩子的“痛苦”。
 
到月底,李言鲁让妻子请了一天假陪孩子,自己到影院处理几件事情:为春节档准备的饮料和食品快要过期了,需要跟供应商调换或者出售处理;两位做电影发行的朋友竟然快三个月没有见面,终于约上了吃顿饭;银行客户经理约他见面,想要谈一谈电影票合作的事。这是李言鲁难得“繁忙”的一天。
 
员工拉着板车进了库房,食品几乎都以内购价处理掉了,饮料也卖了几批。“这些还是想着办法,尽快的把它们都处理掉。这个时候就不要想着赚钱了,能回本就不错了。”运完一批饮料,李言鲁带着员工沈琦和杨贤君开始打扫卫生。
 
“今年哪个行业都不好”,沈琦不敢转行。她在这里工作了两年,在李言鲁看来已经算是老员工。
 
“影院员工流动性本来就大,我们扣除效益奖,普通员工工资也就2000来块钱。春节期间是票房最好的,效益奖会比较多,比现在拿的要翻一倍。”李言鲁介绍说。
 
李言鲁检查影院为春节档准备的货品是否过期
 
杨贤君在影院工作了四年,老婆现在怀了孕,挺着大肚子也已经复工上班。相比之下他却赋闲在家,父母一度担心他失业,劝他找个兼职做。
 
李言鲁面对员工,就做起了心理咨询师的工作。他让每个员工轮流来值班,不至于让他们感觉仿佛真的失业了。但整个服务行业都跌至冰点,身处其中,他能做的也非常有限。
 
走出放映厅,发行公司的两位朋友张超和高川已经坐在了大厅里。“原来的时候大厅全都是满满的人,这次来以后空荡荡的,心理觉得难受。”张超叹了口气,以前隔三差五就要碰头的他们,三个月来第一次会面,“感觉都生疏了。”
 
李言鲁和两位发行公司的朋友,饭后他们没有约下次见面时间
 
三人戴上口罩拐进了一处影院附近的小巷子,一名保安坐在巷口,拿着体温枪在每人的胳膊上按了一下。他们去的饭店刚巧是第一天营业,已经坐满了客人。
 
外界的环境都在释放着利好,但是影院依然纹丝不动。
 
张超的公司储备了一些片源,他的任务是在家做一些影视类公众号的培养。高川的公司有很大一部分是票务业务,退票结束后,他们也就赋闲在家了,仅做一些线上宣传。
 
做饭、带孩子、做家务,成了三个男人眼下的主业,这次聚餐是他们年后第一次在饭店就餐。
 
“复工”
 
大学毕业那年,李言鲁回到了济南,看到影院有招聘,就误打误撞进了这行,至今已12年。
 
李言鲁怎么也没想到,工作以来第一次在春节有了假期。他开车带着老婆和儿子回到郓城老家,正儿八经地陪爸妈过了一次年。村里的广播开始不停播放疫情防控的消息和措施,大年初二,村庄也封了起来。
 
大年初三,影院外的商场冷冷清清,李言鲁拉开影院的卷帘门,《夺冠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囧妈》等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宣传海报,静静地立在大堂幽暗的灯光下。除了2008年汶川地震后三天禁止娱乐活动,李言鲁再也没见过影院营业时间如此空空荡荡的样子。
 
他带着两名员工,把放映投影仪打开,再把地板和设备全部擦了一遍。停业期间每天通电和保持清洁,这是设备维护保养所需。
 
李言鲁在影厅做卫生
 
“我们把店里卫生和消毒都做好了,本来想着初七(1月31日)可以复工。”李言鲁摇了摇头,新冠肺炎确诊数字不断上涨,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。各商场、影院的开业时间依旧待定。同一天,继《囧妈》在大年初一上线免费播出之后,《肥龙过江》也宣布网络上映。
 
“囧你X的,并不想看。”本就低落的李言鲁,愤怒地发出了这条带了脏字的朋友圈。
 
过了正月十五(2月9日),复工仍然无望。闭上眼睛,李言鲁梦到了人们戴着口罩挤进电影院的场景。
 
“五一档或者暑期档,将会是春节档电影选择上映的两个主要档期。”这样的曙光在3月出现了。3月16日,新疆中影金棕榈影城重新营业,率先吹响了电影院复工的号角。3月22日,全国共523家影院复工,复工率达4.61%。电影院似乎迎来了“复工潮”。李言鲁把员工的值班表换成了正常工作日的排班表,全员复工,申请复工单、打扫卫生、整理库存的饮料和爆米花零食、检查放映投影机。李言鲁拿到了《阿凡提之奇缘历险》、《红海行动》、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滚蛋吧,肿瘤君》和《智取威虎山》五部电影拷贝,影院也适时地给影迷们准备了复工“见面礼”,推出了“99元五次观影权益卡”。
电影拷贝
 
没想到接下来又是一脚急刹车。
 
“全国影院暂不营业,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。具体复业时间等国家电影局通知,请务必知悉。”3月27日晚间,全国各影院接到国家电影局紧急通知。
 
李言鲁感觉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,“迟来春,咋暖忽遇寒流。”李言鲁在微信公众号里简短地写了一则通告。
 
五一
 
“五一能开吗?”“影院也在盼着呢!”“希望尽快回复正常。”“快憋死了。”看着这些留言,李言鲁略感欣慰。
 
“电影院什么时候复工?”
 
“应该快了,快了。”
 
这样的对话,李言鲁对观众说过,对员工说过,对妻子说过,对自己说过。
 
李言鲁觉得这个“自信”不是盲目的,他和很多客户做成了朋友,有企业在“三八”节的时候采购了一批团体票,尽管只卖出去十多万元,相当于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,不过李言鲁把这看成是一个不小的鼓励。
 
银行经理来访。
 
两位银行经理的造访,更让李言鲁看到市场的信心。这家银行对餐饮行业的补贴早就开始了,他们计划在6月份推出电影票补贴活动,希望和李言鲁谈一下票价。没有复工,李言鲁没有具体答复他们,不过合作基本上谈妥了。
 
万事俱备,只欠复工。
 
以前每周都有十来部电影上映,日复一日,急行军了10年,李言鲁终于有时间重新审视自己和自己的行业:“时代要求我们不仅更专业,而且更全面。当别人为风口表象而欢呼或哀叹时候,是机遇还是该犹豫?院线电影‘院’转‘网’的奇点何在?未来何去何从?
 
李言鲁现在也没有答案。
 
入行十二年,李言鲁赶上了中国电影票房飞速发展的“黄金时代”。曾有人预测,2020年电影票房将突破680亿元。五一长假的第一天,李言鲁朋友圈里转发了一条影院里人声鼎沸、观众熙熙攘攘地排队换票购物的视频,那是去年五一档的“盛况”。2019年五一档合计综合票房突破15亿元,其中分账票房(不含服务费)为13.89亿元。2020年五一档,票房0元。“影城十六年店庆,同事们在外面喊我切蛋糕,死活找不到口罩的我急得抓耳挠腮。一个同事进来对我说,鲁哥,别找了,现在都不用戴口罩了……”这是李言鲁在二月份做的一个梦,倏忽已到了五月。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:武汉全员核酸检测背后:60万检测缺口待填补,检

  • 下一篇:魔幻美利坚?美国食药局:疫情期间存尸卡车消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title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